您当前位置: 新闻> 新闻详情
 
新闻详情

《真·三国志·张嶷传》

作者:金库娱乐-金库娱乐app-金库娱乐官网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14 16:19:41

  

  这是《真·三国志》第 227 篇文章

  今天来讲 张嶷

  过年期间将之前的几个名将提前更掉了,因此编号会有些乱,明天开始就按照顺序更了。

  张嶷,字伯岐,今四川南充人。

  张嶷出身贫寒,但从小豁达豪壮,起初为县功曹,在刘备平定益州后,山野强盗横行乡里,县长举家逃亡。张嶷不慌不忙,带着县长夫人,冒着山贼的刀枪,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,县长夫人因此得救。

  此次事件之后,张嶷的名声流传乡里,于是被征召为州从事。

  

  张嶷的同郡人龚禄与姚伷在当时也很有名气,都是位极两千石的高官,但他们与张嶷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。

  227年,诸葛亮北驻汉中,准备北伐,需要往汉中运送大量物资。不巧的是,当时有个山贼叫张慕,在广汉、绵竹一带兴风作浪,劫掠物资。

  张嶷当时为郡都尉,听说此事后率军征讨。

  张慕得知张嶷前来后,四散山林,玩起了游击,使得张嶷难以将其捕获。

  张嶷面露一笑,骗张慕和亲:兄弟,大家都姓张,五百年前是一家,我与你和亲可好呀?

  张嶷假戏真做,置办酒席,邀请张慕前来赴宴。张慕信以为真,来了,几杯酒之后就唱起了山歌,张嶷趁次机会,一刀结果了张慕。

  

  头头一死,底下的小贼们自然瞬间土崩瓦解,被张嶷一举剿灭。

  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不久之后张嶷莫名得了重病,而且由于家境贫寒,没钱医治。当时的广汉太守何祗富有仁爱,但与张嶷并没什么交情。所谓重病当头,张嶷不管那么多了,拖着病重的身体亲自去何祗府上请求,希望能赞助一下自己的看病钱。

  何祗在看到昔日帮助自己平定叛乱的悍将竟然过得如此不堪,甚至连最基础的医疗保险都没有的时候,二话不说,立即倾尽家财,为张嶷治病。

  几年之后,张嶷终于痊愈了。

  231年,汶山郡羌人趁诸葛亮北伐之际起了歹心,淘宝上买了一个劣质滑板开始兴风作浪,当时张嶷被拜为牙门将,隶属马忠,张嶷带着手下三百人随马忠一起出征。

  马忠以张嶷为先锋,先行。

  张嶷于山上四五里扎营,而汶山的羌人于山间险要处立了石门,门上作床,床上又放了许多石头,若有人从此过,就会被石头砸得粉身碎骨。若是有人被砸了却没被砸成肉酱,兴许他会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尘而后望着石头掉落的地方,如果他足够聪明,也许就会陷入沉思:为何石头会向下落而不朝天上飞呢?

  万有引力定律就此与蜀军擦肩而过,因为至今还没出现过被石头砸了还能毫发无伤的。

  张嶷见此,没法发动进攻,决定服软,派使者对羌人带话,说:你们羌人在此作乱,伤害无辜,天子下令要灭了你们,但是你们如果有眼识泰山,投降的话,我们不仅不会揍你们,还会资助你们,让你们在此安居乐业。如果你们不从,嘿嘿,我给你们猜个谜语,有种东西,可软可硬,软的时候很好说话,一旦他硬了,便会横冲直撞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猜猜看,是什么?

  一些头目虽猜不出是什么,但也从张嶷的口气中大致猜的出来,若是这玩意硬了,自己就完蛋了。于是,一些头目向张嶷投降,那些不投降的逃到了山谷里,张嶷放兵追击,全部克定。

  233年,由于张翼执法过严,使得一些南蛮很不自由,于是,刘胄起而造反,张翼不能破,被朝廷召回,马忠接上,张嶷随行。

  张嶷作战勇猛,一马当先,将刘胄斩杀,平定了叛乱。不久之后牂牁等郡又有人造反,马忠让张嶷前去平叛。张嶷不但平定了叛乱,还招降了两千余人,将其打包快递到了汉中,补充了蜀汉的北伐军队。

  236年,武都县氐人首领苻健请求归降,朝廷大喜过望,派将军张尉前往受降。然而,超过了约定时间,张尉还没有回来,蒋琬就有些担心,张嶷说:苻健请求归降非常诚恳,一定不会有另外的变化,不过我听说苻健的弟弟狡猾奸诈,况且少数民族的人不能有同等的功劳,因此张尉在那里要花点时间处理,不必太担心啦。

  果然,过了几天后,消息传来,正如张嶷所料,苻健的弟弟带着四百户人与苻健分道扬镳,投奔曹魏去也,只有苻健前来归附。

  当时有一个地方叫越嶲郡,在诸葛亮平灭高定后,此地南蛮多次造反,先后杀死了朝廷派来的太守。一时之间,这个地方成了死亡之地,谁要是被任命为此地的太守,打死都不肯去上任,因此,越嶲郡一直以来都徒有其名。

  

  听说张嶷在对付南蛮上很有一套后,大家都议论要不让张嶷试试?

  于是,朝廷命张嶷为越嶲太守,张嶷倒也是条汉子,果断前往,到了之后,一会硬一会软,一会伸一会缩,从此,四方蛮夷皆心服口服,都来归降。

  张嶷也是继王平之后的无当飞军统率,无当飞军是蜀汉的精锐部队,是诸葛亮在征服南中后,利用当地的少数民族所建立起来的一支劲旅。

  张嶷在这期间,先后又发生了几场叛乱,均被张嶷平定,朝廷以军功封其位关内侯。

  越?郡由于长期的动乱,城里各方面都遭受了重创,张嶷见状,征召南蛮人一起修建工程,而南蛮也都对张嶷心服口服,都为自己的家乡出劳出力。

  台登、卑水、定莋三县距离越?有三百余里,但盛产盐铁和漆,当地的蛮夷将其全部据为己有,张嶷得知此事后,率众前去争夺。三县南蛮对张嶷的入侵甚是忿恨,张嶷便派几十个壮汉将其收押,然后杀死,将尸体送还部落。如此,张嶷硬了。

  紧接着,张嶷又安抚大家,警告众人不要轻举妄动,否则干死他。于是乎大家都不敢乱动,张嶷便设宴款待大家。如此,张嶷软了。

  此一硬也,彼一软也,张嶷顺利获得了盐铁。

  张嶷在南中十五年,恩威并施,一软一硬之间,南中走向了繁荣与安定,朝廷后来将张嶷召回了成都,当地的蛮夷对张嶷的离去很是不舍,哭泣者十有八九。

  路上,一些蛮夷头领自愿跟随张嶷,一起回到了成都,张嶷也被拜为荡寇将军。

  254年,魏狄道长李简秘密联络蜀汉,请求归降,卫将军姜维从他拿得到了许多军需物资,于是姜维率领张嶷进行了又一次北伐。

  很不幸的,由于张嶷在南中待了很久,而南中多潮湿,可能因为这个原因,张嶷患上了风湿,此时的张嶷已经严重到不能走路了,必须依靠拐杖才能站立,大家看着张嶷这番样子,很是心痛,让他留在后方,然而,张嶷却执意参加北伐大业。

  出发之前,张嶷上书刘禅:我承蒙主上厚爱,屡次受到恩惠,加上如今有病在身,时常担心自己突然就死了,若是这样,就无法报答主上的恩情。如今,我总算可以随军出征,为国效力,如果取得了凉州,那么我愿意担任藩镇守将;如果不幸,那我只好牺牲自己作为最后的报答了……主上,我走之后,还望保重身体。

  所谓“临表涕淋,不知所云”,当如是也!

  后主刘禅看到张嶷的字迹后,很是感动,不禁留下了眼泪。

  北伐的大军就这样出发了,张嶷抱着病重的身子,一路随行,后与魏将徐质交战,张嶷亲自上阵,但最终,寡不敌众,临阵战死!

  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

  南中越?郡的军民听说张嶷战死的消息后,无不痛哭流涕,后为张嶷立庙,四时祭祀,这是一种出于民间自发的行为,比起官方,显得更加真诚与感动。

  张嶷死后,其子张瑛被朝廷封为西乡侯,次子张护雄继承张嶷的爵位。